您当前位置:水产致富首页 >> 水产新闻 >> 正文

上海铜川路水产市场10月底关闭,商家陷选择困难症

2016年10月26日   水产致富网   来源:澎湃新闻   浏览:1387次

  “是关闭,不是搬迁。”上海市普陀区的新闻通气会上一再如此强调。2016年10月31日,上海最大的铜川路水产市场将正式关闭。这对上海的水产行业来说,无异于重新洗牌。

  在最近两周的时间里,记者走访了上海的水产商贩、食客、水产市场、专家和有关部门,了解到上海7个水产市场正抢夺铜川路的商贩和食客,目前苦等十年的江杨和江阳水产市场是最大赢家,承接了铜川路水产市场近九成商贩。

  上海铜川路水产市场即将关门。

  不过,许多商贩同时也在其他水产市场另租商铺。上海市水产行业协会秘书长范守霖表示,铜川路2000余户水产商贩,不是没地方去,而是吃不准哪个会火,多头押注的现象非常普遍。

  不过,对食客们来说,铜川路水产市场是说不尽的美食回忆,对商贩们来说则是成家立业的奋斗史。他们都还不确定,下一个铜川路水产市场在哪儿。

  “对铜川路的感情超过了对丈夫的爱”

  “那时下班后,马路对面,跳上01路公交车,不出半小时就到铜川路,几十块钱就能买上一堆三文鱼、北极贝、鲍鱼之类的海鲜。拎到新九龙塘,10块钱一斤加工费,一两百块钱就能吃到酒店里动辄上千的海鲜大餐,别提多开心了。”回忆起铜川路水产市场,上海白领李女士说,至今还能想起当时海鲜吃在嘴里的鲜甜。

  李女士所说的“新九龙塘”在江浙众多老饕中颇有名气。2001年,铜川路水产市场的兴盛,带动了周边餐饮市场的需求。当时,水产商包清水,在铜川路上开出一家名为“九龙塘”的酒店,这家店允许顾客自带海鲜,每斤海鲜收10元加工费,或清蒸或白灼或干煎,三十多种加工方法任选。没过多久,这里最先成为铜川路水产市场摊贩们的“饭堂”。市场上,能买到最好最便宜的海鲜,不管是宴请客户还是自己吃夜宵,都能以不到外面酒店一半甚至三分之一的价格,吃到更好更正宗的味道。

  慢慢地,这家海鲜来料加工店的名声传到了普通消费者的耳里,慕名而来的人多了。2004年,包清水在市场旁边的兰溪路上,开起一家“新九龙塘”大酒店,模式仍然是海鲜来料加工,做法相对精致一些。那之后,“九龙塘”成为水产商的聚集地,“新九龙塘”则成为不少普通消费者的最爱。

  铜川路水产市场的人气曾很旺。

  这些年,海鲜来料加工已成为一种专门的餐饮经营模式,在兰溪路上不长的几百米大街上,有不下十家这样的餐馆。

  2016年10月13日,澎湃新闻记者来到位于兰溪路的“新九龙塘”大酒店。酒店大堂保留着1990年代的装修风格:厅正而宽敞,餐桌椅以金色和黄色为基调。如果仔细看,墙壁不起眼的地方,能看到掉落墙灰的斑驳以及不知什么时候留下的油污,热闹和落寞,似乎都在这其间交替。

  酒店大堂里这一天负责接待的是店长黄春霞。这家店现在有两个店长。黄春霞原本是老店店长,十多天前九龙塘铜川路店正式关门,原有部分员工并入兰溪路这家店。“当然舍不得,可是没办法,(铜川水产)市场关掉后,两家店都开明显不现实。”黄春霞说道。

  中午时分,大堂客人并未全满,客人大多拎着焊线马夹袋未来。王春霞一边招呼客人,一边和厨师长商量调整菜单。“市场关掉之后,我们的生意肯定会受影响。现在我们的想法就是,来料加工仍然保留,但是也要完善菜单,可以单独成席,也要保证定价不高。”

  说话间,王春霞接到丈夫的电话,说是晚上有朋友要来这吃饭,让订一个包厢。她说,自己来自浙江,1996年在这里遇到来自江西的丈夫阿彪。一年之后,他们在这里成家立业:生了一个儿子,在铜川路水产市场租了个店面,一直开到现在。

  黄春霞笑言,自己对铜川路市场的感情,甚至超过对丈夫的爱。她还没想好市场关闭后,要不要去新市场,帮老公打理新店。“1994年我刚来这里采购的时候,这里基本就是一个路边市场,一直到2000年,生意才好起来。现在,这里的水产涵盖的品种齐全,早就不局限于国内河海鲜,更多的是空运、进口的海鲜。”

  上海市商委信息显示,1996年10月,铜川路水产市场开业,第二年收回全部投资。2000年,全年市场成交额达到27.2亿元。2004年,全年交易量达到10万吨,税收达千万元,至今仍占据上海市乃至全国水产批发市场交易额的头把交椅。

  “商户有地方可去,但吃不准哪个会火”

  一边是水产商和食客的皆大欢喜,一边则是周边居民的怨声不断。

  但日夜川流不息的货车造成周边交通拥堵,万吨水产集聚市场带来污水横流和刺鼻腥臭,严重影响周边环境。在一片投诉声中,2005年,传出了铜川路水产市场要搬迁的风声。当时,有投资商立马看到商机,在宝山区江杨北路动土建造江杨水产市场。其目的非常明确,就是承接铜川路市场分流的商户。

  不过,铜川路水产市场的关闭工作一直没有实质进展。2008年,江杨水产批发市场开业的时候,部分原铜川路水产市场的商贩虽然在此开店,但只是每月交几百元摊位保留费,生意仍然放在铜川。

  到2010年,这家民营的水产市场难抵压力,将一期6万多平方米的市场,卖给国有的上海蔬菜集团,重点经营紧挨着江杨水产批发市场的江阳水产批发市场。因为两个市场发音相同,加之地理位置紧挨,在铜川的商户口中,就成了“大江杨”和“小江阳”。

  等了十年之后,江杨(阳)两个水产市场终于等到了铜川路水产市场的关闭。官方资料显示,铜川市场近九成商贩选择搬迁至江杨(阳)市场。

  上海江杨水产批发市场经营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袁胜荣告诉澎湃新闻记者,市场原有900余户铜川保留摊位的老客户,现在旧房改造的摊位340个,加上干货区腾出340个席位,现在,所有席位已经全满。而江阳水产市场总经理徐根福则表示,市场内1700余个摊位也已全满,其中80%以上都是铜川的客户。

标签: